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低碳生态 >> 资讯
【专栏】何处安放的街道?


【信息时间:2018/4/23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密度是城市的骄傲,也会成为城市的无奈。高密度城市聚集着城市发展的原生动力,象征着城市的繁荣与活力;可是,当密度带来无处消释的拥挤、污染、无序时,它也成为了城市的无奈。所以曾有观点提出,城市的发展即是扩张与集聚之辨。纵观城市发展史,无论是在“田园城”中提出居住空间的外延,还是在新城市主义与精明增长理论下倡导人文关怀与用地集约,我们一直在扩张与集聚中徘徊着寻求城市发展的路径。再者,空间承载活动,1933年《雅典宪章》提出,居住、工作、游憩与交通是城市人的四类主要活动,而其中,交通既是派生活动之一,也是串联居住、工作、游憩空间的载体与依托。因此,随着交通工具技术日新月异的更新,空间可达性差异带来的区位优劣即成为了支撑城市活动空间或扩张或集聚发展的有力论据。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汽车产业迎来了里程碑式的发展,人们惊喜并沉醉于车轮带来的快速、便捷的出行体验,积极修建四通八达的道路网络服务并迎合汽车的出行,也让城市在适应汽车普及的过程中进入了蔓延式的扩张发展阶段。可是,汽车文明下一味扩张的城市也逐步显现了无法忽略的弊端:尾气污染、单一用地、人际网络失衡。跨越式的机动化发展让我们被动成为了“生活在胶囊里的人”,“点对点”式的出行割裂了我们在城市中的生活空间与交往空间,曾经鲜活、富有活力的街道生活也仿佛与我们渐行渐远。

所幸的是,在转型发展的背景与基调下,曾经“车本位”式的重道路(road)发展模式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更多的民众、专家、部门看到了街道(street)对于促进城市活力、绿色、安全发展的积极作用,并纷纷呼吁“人本位”理念下街道的回归。如果说,城市扩张与城市集聚代表着城市发展的两股力量,那么,在城市化与机动化的双重压力下重新理清“道路”的“街道”属性则代表着新时代中我们对于城市发展的态度与选择。可是,车来车往,熙熙攘攘,曾经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该何处安放? 

首先,无论是道路,还是街道,其两者在承载并服务城市交通出行活动时有功能重叠,也有各自的角色担当。在本文文义中,道路偏向于指代主要服务城市快速连通功能的车行通道,而街道则指代兼顾慢行与车行交通的城市生活性交通廊道。可是总的说来,城市交通是一盘棋,道路或街道最终是服务于城市居民的生活轨迹。从我们关注的街道的属性来看,其更多的承载了接驳、连通城市生活性场所的功能,所以在落子布局时,则需要统筹考虑并兼顾既有及规划的城市活力要素的空间分布。君可见,当下各方对于重塑街道魅力的信心与决心不减,地方上为城市量身定做的街道设计导则不断出台,这的确为新建或改造配套完善、尺度适宜的街道提供了建设范式。然而,过多的焦点关注于局部街区或独立街道的塑造又难免陷入程式化的工程思维,我们知道,街道是城市基本的公共产品,街道生活是城市生活重要的组成部分,复兴街道的“人气”即是对城市整体活动场所空间布局的支撑与反馈。因此,对活力街道的培育与重塑,要结合地区的发展本底与规划,在路段的“道路”与“街道”属性间权衡选取,在保障城市人流、物流基本的有效畅通运行的前提下,将更多的街道建设资源优先投入于有较高吸引人气绩效的公共场所、建筑沿线,实现宜居、宜行的城市街道与道路一体化联动布局。

再者,提到街道,则不可避免的会提到街道作为承载城市慢行出行的功能。的确,活动的行人、流动的空间才是精彩的街道生活的最佳诠释。正是慢行让街道承载的历史、文化基因浸润了城市人的生活,让人们在街道中重拾了对于城市的归属感。所以说,现代城市生活中,一条理想的街道也许被赋予了诸多角色,但其作为提供城市居民体验城市的慢行出行功能的空间属性必然是其中不可忽略的价值选择。可是话说回来,保障街道的慢行空间固然没错,可是如果将街道重塑过度聚焦于新建或恢复慢行通道,便显然与塑造完整的活力街道的宗旨相左。可惜的是,当理想照进现实,在一些城市的街道整治工作中,依靠“砌墙封店”、“占补平衡”式的还原步行空间的例子并非个案。水泥围墙划出了步行路权,但也阻隔了人们与街道上驻留空间的交往,正如街道与道路的属性差别,街道的生机与魅力不仅仅体现于对步行空间的还原。当完整街道理念逐渐成为民众的共识,当活力、多元的街道生活成为全民的期待,简单的行政建管手段已然不符合当下对于精细化、全方位管理的要求。

2017年11月,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和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联合发布《中国城市步行友好性评价——基于街道功能促进步行的研究》报告,此报告尝试用量化的指标对我国28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实际建成区内街道的步行友好性与可达性进行评价。其实,除了NRDC,在如今大数据及信息爆炸时代,已有不少研究团体、商业机构、咨询单位尝试在开源而纷杂的数据中运用不同的方法提炼、分析城市街道上的人为活动、设施布局、街道属性。的确,相较于定性的原则指导,量化的指标依据更能让我们明确前进的方向与步伐。在现行的城乡建设统计指标中,已将人行道面积这一指标纳入考评,然而,除此之外,以官方口径统筹考察的街道空间布局、建设标准、服务属性等结构性指标仍然缺失。正如前文所述,理想的城市街道要兼顾其在城市发展全要素中的空间功能支撑以及独立建设时的人文空间保障,这些顶层要求需要我们以细化的指标和细分的数据逐一指导落地实践。当包容、多元、安全的城市街道布局设计理念落实于街道设施密度、步行时间可达性、人行道宽度及密度等具体指标的考核,塑造魅力街道生活才不会是苍白的文本语言。

街道是城市居民体验城市、融入城市的基本单元,然而,机动化进程一度让汽车与道路占据了我们的生活。当我们怀念起曾经那充满烟火气的市井生活,让街道复兴的期待也愈发迫切。正如城市的发展一直在扩张与集聚中徘徊一样,理清街道与道路在城市中的角色将会是我们在后汽车时代亟需回答的问题。众所期待的活力街道究竟该何去何从?曾经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该何处安放?也许可以从本文所述的一体化布局、有效建设、强化考核管理方面展开一些思考。